上能艺术当量
收藏
  • 资质:
    中小画廊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0.0
  • 印象:
    添加
    确定
您所在的位置:上能艺术当量>展览>水墨潇湘·丹青本色—湖南省中国画学会二零一五年度双联展

水墨潇湘·丹青本色—湖南省中国画学会二零一五年度双联展

展览介绍

    数千年前后相继不曾中断的历史,神话拓展了中华文明广博且结构统一的空间。这个空间既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恒久开放性,也有其独立特行,卓而不群的核心与精髓。
    中国画不仅是中华文明主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更是它的象征与符号。也就是说,中华文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开放性和独立特行卓而不群的核心价值相统一的理念,最经典地显现在中国画的审美价值体系中。
  水墨之美不是中国画审美价值的全部,却是中国画最核心的审美价值,因为与之对应的是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
  所谓水墨潇湘,更宽泛的含义是作为中华文明子系统的湖湘文化,而其具体 的含义则是湖湘水墨画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晚清前漫长的古代社会,湖南一直处于中国历史与文明的偏僻边缘状态,与之对应的则是湖南中国画的萎靡不彰。漫长的边缘化,也是持续的能量积蓄。所以,从“千年未有之变局”(李鸿章)的晚清开始,积聚着独特精神能量的湖南人迸发出开天辟地泣鬼神的伟力,偏僻边缘的湖湘文化焕发出照耀中国近代历史发展方向的耀眼光芒。
  从光芒万丈的近代湖湘文化到作为文化象征符号的湖南中国画,其间自有文明生发的逻辑。直到历史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期间,湖南中国画才逐渐走出低迷 不显的古代状态。张一尊、邵一萍、杨应修、钟增亚、徐照海、王憨山、欧阳笃才、曾晓浒、莫立唐等前辈画家不仅奠定了水墨潇湘的现代基础,更是试图赋予水墨画独特的湖湘文化精神,就象曾国藩、谭嗣同、黄兴等人在近代中国历史打上浓重的湖湘印记一样。
  从 1980 年代开始,中国史无前例地向世界敞开了国门,还恰逢世界文明发展到互联网的后工业信息时代。短短的三十余年,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民的精神世界也在这种骤风暴雨式的开放与交流中得到冲击和洗礼。在这样的冲击和洗礼中,中华文明、湖湘文明获得了走出古代,迈向现代的巨大力量,而最能深切地感受到这种转变的正是新世纪新时代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水墨画家。受全新的时代潮流推涌,他们迫不及待地要记录他们的真情实感。这种感受,也许是个人化的、零散的、片断的,但却是与时代同步的真实。当他们用古老的水墨形态表达呈现这种感受和感觉时,也许会经常地犹豫怀疑,也许会力不从心不知所措。这不仅是自然的,而且是必然的。当我们回过头阅 读曾国藩、黄兴他们当年的心路历程时,你同样可以看到类似的情形。所以,这些并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就是象曾、黄一样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担当起扑面而来的历史责任。
  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是后人总结的曾国藩湘军制胜之道,推而广之则是近代湖湘文化的精神。这种精神不仅体现在曾、黄一辈精神中,也体现在齐白石、沈从文一辈的精神中,自然也可以传承到当代青年水墨画家一辈精神中。有了这种精神,加上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水墨潇湘必然会有更加光辉与壮丽的未来。
                                                                李蒲星
                                                        2015年11月21日
检索